炒股和打德州撲克對比

德州撲克打牌和金融市場的相同點

和任何與錢有關係的遊戲一樣,人們傾向於BSO自己的盈利,在輸錢的時候大多數選擇木雞。股市漲的時候活躍的那些ID,大牛們,在大盤回調時大多都銷聲匿跡。很多還能喊虧廢了的,其實大多數並沒有虧很多,或者是小賬戶。

德州撲克心法分享

炒股和德州撲克打牌其實是互通的,就我個人來說,4年的打牌經驗給了我炒股很多啟發,其中“紀律”和“耐心”是最關鍵的兩條。

炒股和打牌一樣,任何一種style都能贏錢。但股版的青蛙和牌桌上的魚的確有一些很有趣的共性:

1.動的太多:青蛙們恨不得天天trade,每分鐘都trade.覺得有cash position就是和自己過不去,每天不給券商commission就對不起自己開的股票賬戶,今天還看到一位在問人家:自己每月“只”trade 8-15次,是不是開美林的賬戶用免費的trade比較好,而他的本金不過7000快。我邊看邊想“天哪,還每月只trade 8-15次。我一年大概也不過trade 15-20次”。我始終認為,要在股市中賺錢,不是大牛的話,學會木雞很重要,買之前須木雞等入場的機會,買完後要木雞讓股票自己表現,let profit run, cut loss short ,贏錢的機率比較大。

魚就不用多說了,VPIP 30%-50%就是大多數魚的真實寫照。

2.想的太少:青蛙們最關心的,是每天到股版喊一嗓子:“請大牛推荐一個股票”,“請大牛說說MCP,RENN明天是漲還是跌”。說穿了還是無腦和懶,不願自己做功課,不復盤,從不分析自己買入,賣出點是對還是錯,不願自己花時間研究。

魚呢,說實話現在牌桌上無腦跟的魚很少了,跟4-5年前黃金年代不能比。在live用TPTK能贏他3 street value的魚已經成了稀有動物。比起以前拿second pair就捨不得扔的恐龍魚比,現在的魚還是進化了,他要是能給3 street value的牌,通常還是有些strong,如overpair,TPGK什麼的。但如果是魚的話,他還是花很少時間來判斷自己的牌力,對手的類型,flop texture,stack size,table image什麼的。總是還是想的太少。

炒股跟德州撲克相似之處

3. Playing any two.這點青蛙是表現的淋漓盡致,青蛙什麼股都喜歡炒,越垃圾越對胃口,風險越大越high,1快2快的股票是青蛙的最愛。很多時候看股版上青蛙興奮的喊“某某股票今天飛了10%!”,拿著那我從來沒聽過,看過的ticker網上一查,不出意料,很多在$0.5 – $2之間,業績慘不忍睹,趨勢在無限下降通道中。

青蛙的理想是一口吃成胖子,最好股票每天翻倍,10天成為百萬富翁。魚的理想是每付牌都flop nuts,最好每把都能double,30天能買房子。有時運氣好還真能實現理想,for a day only. Guess what, eventually they all get wiped out.

4.喜歡問十萬個為什麼:青蛙樂此不疲問大牛的問題,“大牛,今天為什麼某某股票漲了?”“大牛,為什麼大盤今天跌的這麼多”?Well,應該給這部分青蛙credit,至少他們用腦思考了。可現實是沒有一個人能完全正確分析股票走勢的原因,你也不需要知道原因,你只需要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買,賣,還是hold,that is it.你只需要按照market告訴你的去做,而不需要知道為什麼market告訴你這樣做。就如同打牌一樣,問“大牛,為什麼這turn出的是一張紅桃A,而不是草花9?”Faint,多愚昧的問題。要賺錢,你只需要知道這張紅桃A出來,你是要check, bet,raise or fold!

5. weak tight or weak loose and chase:新手青蛙和魚居多。股票買的多,套牢了,捂到虧廢。股票真上來了,剛出水馬上拋掉,用買車的錢賺買烤雞的錢,然後看自己的股票飛掉。牌桌上的魚,典型表現是calling station,check call all the way to river and hope to hit miracle card,no hope.

6. D:在股版看到最多的竟然是這個字,歸根結底的一個字。青蛙整天掛在嘴邊“D ER”,“D漲”,“D跌”,魚掛在嘴邊的一句“GAMBLE!”這點上,魚兒至少還去對了地方。

把打牌和炒股當賭博這些人,都必須看Rounders 10遍,”Guys around here will tell you, Poker is like any other job, you don’t gamble, you grind it out, get it in when you have it, protect it when you don’t. Don’t give anything away.”

經典的經典。

其實很多gambling的pro都去wall street發展了,大概是有很多相似之處。向Blackjack的鼻祖Edword thorpe. Blackjack最初是能被有數學方法證明是可以beat的,就是他的創新工作。他當時在ulca剛拿到ph.d,在uc.irvine作絕對撲克(Absolute Poker),然後到mit作visiting scholor.就是用當時(1962 )很創新的方法,計算機模擬,來分析出blackjack是mathematical beatable的。他當時還同shannon(EE歷史上最牛的人之一)和kelly(everybody knows kelly criteria)一同在vegas打過blackjack.後來,他用他的數學和研究gambling的背景,在wall street開了一個hedge fund.也非常成功。

我在補充兩點,我覺得二者成功的要素還可以加上money management和mental touchness.的別是mental toughness對poker long term的成功太重要了。

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輸才有可能成為以後的贏家。

知道自己為什麼贏才會是真正的贏家,長期的贏家。

打牌和金融市場確實相同點很多,同意樓主的觀點,另外做金融投資比打牌要深奧多了,希望以後有機會和大家交流交流打牌和金融投資技術。

更多百家樂相關文章:

我們的姐妹站娛樂城資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