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點高科技算牌的崛起

美國科技博客揭秘21點高科技算牌的崛起

美國科技博客TheVerge近日刊載文章,講述了21點這種DB遊戲以及高科技算牌崛起的歷史。在試圖作弊的玩家和努力阻止作弊的DC之間的“鬥法”中,誕生了最原始的可穿戴電腦等科技設備。

以下是這篇文章的摘要:

“我覺得,大多數人都感覺如果你能找到一種辦法來打敗DC,那麼你就會擁有更大的力量。”阿諾德•辛德爾(Arnold Synder)說道,他的眼睛藏在一副黑色的太陽眼鏡後面。“DC建立了規則,提供了設備和荷官,其實就是在說:’進來打敗我們吧。’”

這是一種令人歡迎的低沉耳語,昭示著不費吹灰之力就能獲得的財富所擁有的誘惑力。人們走進DC,押下賭注,希望自己能成為莊家常贏這一規則之外的游離者。然後就會出現那些更加懂行的玩家,也就是那些不只是希望、而且還積極地尋求獲得一種優勢的玩家;很可能自從有了DB這種遊戲以來,玩家們就一直想要尋求獲得相對於莊家的優勢。視道德“指南針”定位方向的不同,有些時候這種尋找會變成徹底的作弊行為;而只要作弊行為還存在,那麼DC就會嘗試阻止這種行為。時至今日,在所有智能手機都已經變成電腦、照相機和通信設備的情況下,作弊的可能性比以往任何事實都很可能要更大一些。但是,DC自己也正在採用技術來作出反擊。

辛德爾認識很多懂行的玩家,甚至就連他自己也是。他是一個入行很久的專業玩家,還是《21點大典》(The Big Book of Blackjack)一書的作者,《21點在線論壇》(Blackjack Forum Online)的發行人。21點是一種特別有趣的DB遊戲,辛德爾說道,但很長時間裡這種遊戲都不是太流行。在二戰末期,內華達州(在當時,內華達州是美國DB唯一合法的州)DC首次開始構建自身業務,當時這些DC中一排排的都是擲骰子的賭桌。大兵們圍在“第一線”爭相擲骰子,因為骰子耐用而且還防水。當他們回到自己故鄉所在州的時候,就會帶著自己對這種遊戲的熱愛回到家中。與此相比,21點還只是一種不入流的遊戲。

這種情況在1962年發生了改變,當時蘭登書屋(Random House)出版了愛德華•索普(Edward O. Thorp)的《打敗莊家:21點遊戲的獲勝策略》(Beat The Dealer: A Winning Strategy for the Game of Twenty-One)一書。索普是麻省理工學院的講師,使用這個學院的IBM 704 電腦和數學方程式開發了自己的算牌方法,為玩家提供了一種勝過莊家的潛在優勢。這種優勢並不是很大——很可能只是1%——但卻讓21點變成了一種可能有利可圖的遊戲。《打敗莊家:21點遊戲的獲勝策略》變成了一本暢銷書,成千上萬的天真玩家想像自己能成為一種天才的“迅速致富”計劃的得意洋洋的擁有者。大多數人都過高估計了自己的技巧和決心,但還是蜂擁湧入DC。似乎是一夜之間,21點就變成了一樁大生意。

在這成千上萬的玩家中,有個名叫凱斯•塔夫特(Keith Taft)的人是雷神公司(Raytheon)的一名工程師,他是來自於加利福尼亞州山景城的浸信會教友。“在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塔夫特比每個人都領先了十步。”辛德爾說道。“他令人驚異,他是個傳奇。”

塔夫特在雷神公司的工作涉及集成電路。在1969年的一次家庭度假活動中,他碰巧玩了幾手21點。他玩了三次,全都贏了,賺了3.5美元。雖然塔夫特自己從來都沒用過,但他記得一些從《打敗莊家:21點遊戲的獲勝策略》一書中所看到過的策略。他有關算牌的最早想法之一就是:“為什麼不用電腦來算牌呢?”

在當時,“電腦”這個詞仍舊會讓人在腦海中顯現出身穿實驗室白大褂的男子形象,站在卷對卷的機器前面,手裡拿著附有紙架的筆記板。英特爾的第一款RAM(隨機存取存儲器)是在1970年面世的,隨後不久出現了4004和8008微處理器。第一台個人電腦名為Kenbak-1,這台鮮為人知的電腦是在1971年出現的,零售價為750美元(這種電腦總共售出了40台)。為塔夫特的可穿戴21點電腦形成支持的硬件那時剛剛出現在市場上,他還進入了Fairchild的研發部門,這給他帶來了開發軟件算法的運算能力。

兩年以後,他擁有了自己的21點電腦,那是被他稱為“喬治”(George)的一種系統——那是一種15磅(約合6.8千克)重的電路和電池組合,圍在他的上腹部,電線順著腿溜到鞋子裡,輸入卡和開關也都藏在鞋子裡。在“喬治”第一次測試運行時,一名DC員工碰巧把手放到塔夫特的背上,證明他不把這台電腦綁在那裡的決定是正確的。但是,電池用酸漏到了襯衫裡,讓他的胸部變得傷痕累累。

隨後十多年時間裡所做的都是修修補補的工作。雖然最初遭受了挫敗,但塔夫特和“喬治”表現得足夠好,不久以後整個塔夫特家族都被他聘用來做這個項目。他們最終與肯•烏斯頓(Ken Uston)結成了一個團隊,後者原來是一名股票經紀人,後來才變成了21點牌手,他構想了一種光明的未來,也就是用電腦來玩這種撲克遊戲。

塔夫特跟他的兒子馬蒂•塔夫特(Marty Taft)繼續對他們創造的東西進行了升級。“喬治”之後是“喬治二代”,再之後是“大衛”(David),再然後是“托爾”(Thor)。

當辛德爾說塔夫特領先於所有人的時候,他的意思並不只是指21點玩家,同時也指英特爾和惠普等高科技公司。在那些早期的日子裡,塔夫特正在開創性的設計可穿戴電腦。他並不是第一個這樣做的人;首創的榮譽應該歸於索普本人,他和克勞德•香農(Claude Shanno)一起設計了一種設備,在輪盤賭中大獲全勝。不過,他設計的設備涵蓋了最原始的網絡,利用一條細電線將DC中的五名玩家聯繫到了一起。在數字攝影的早期例子中,他開發了一種能嵌入皮帶搭扣裡的照相機。在連接到一個可穿戴電腦以後,這種微型照相機會把荷官的牌面傳輸到停車場停放的一輛卡車中。

在21點電腦的黃金年代,塔夫特設計了各種各樣的新設備。他把其中的一些出售給了其他玩家;雖然這是個小市場,但出售這些設備和他DB贏來的錢讓他能繼續做實驗。“他從來都沒有變富過。”辛德爾說道。“但是,他在很多年時間裡都靠此為生。”

如果是在今天,根據內華達州嚴格的反欺詐法,那麼塔夫特所設計的設備是非法的。雖然DC不能宣佈在腦子裡算牌是不合法的行為,但已經通過多種方式讓玩家想要取得優勢變得更加困難。“與那時相比,現在看來算牌不那麼流行,理由之一是所有DC都採取了對抗措施。”辛德爾說道。一個年輕人趴在《打敗莊家:21點遊戲的獲勝策略》上沉沉入睡,夢想著能一夜暴富的日子早已過去。

隨著DC規模的擴大(這在某種程度上要感謝21點的崛起),想要監視玩家正變得日益困難。有一點可能會讓人感到驚訝,那就是DC所採取的最重要的老千和竊賊對抗措施都並非什麼高科技技術,比如說生物統計學或面部識別或無線射頻識別(RFID)芯片等。DC所做的事情只是安裝攝像頭,能看到DC裡的情況,然後能錄製和回放即可。雖然在科幻小說中,DC可能會描述許多高科技技術,但大多數DC仍舊只是依靠攝像頭來監視作弊行為,人們都會看到這些監視設備。“你們走進世界上的任何一家DC,都不會注意不到攝像頭。”德克•博斯(Derk Boss)說道,他是“註冊監視專家國際協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ertified Surveillance Professionals)的總裁。“如果我們想的話,就能追踪你在整個DC中的所有行動。”

拉斯維加斯使用安保攝像頭的範例很可能是Aria Resort and CasinoDC,這是一座豪華建築物,是博彩公司MGM旗下佔地67英畝(約合0.27平方千米)的CityCenter複合設施的一部分,這個設施是在2009年底開放的,是美國歷史上最大的私人融資項目,建造成本超過85億美元。這些成本中,有一部分來自於接入AriaDC4004個房間的光纜,這使得個性化氣候控制和節能選擇等各種高科技特性成為可能。

所有這一切的背後是個監控室,是在泰德•懷廷(Ted Whiting)的幫助下定制設計的,他是AriaDC的監控主管。這個DC里安裝了1100多個攝像頭,其中包括高清攝像頭,也包括較老的P/T/Z攝像頭。博斯說道,大多數DC現在仍在使用P/T/Z攝像頭:這種攝像頭價格較低,而且不會像有些數字攝像頭那樣會延遲。

這個DC還擁有50個能360度拍照的攝像頭,令DC能更加容易地追踪某個人,尤其是當他或她穿過“咽喉點”時更是如此,目的是能讓DC對其感興趣的人進行監控。攝像頭能對這個DC的98%區域進行監控;懷廷表示,甚至連他都不確定那2%無法監控的區域在哪裡。

雖然如此,但懷廷表示他還沒怎麼使用面部識別技術。在識別走動中的人、人群裡的人以及多變燈光下的人等方面,這種技術過於不可靠;懷廷和他的團隊依靠從其他DC那里分享得來的照片,以及通過Biometrica和Griffin的數據庫進行識別。在很多時候,他們不是要尋找某個特定的人,而是他們的行為模式。“信不信都好,當你做這份工作的時間足夠長時,”他說道,“你就能發現那些不懷好意的人。總之就是會有不對勁的感覺。” 他們會密切關注檯面,因為那是作弊行為最有可能發生的地方。通過1080p高清攝像頭,監控設備操作者能看到檯面上的紙牌和籌碼——這與此前的攝像頭相比是一種重大的改善。雖然面部識別技術還不夠可靠,不能取代人類操作者,但懷廷對OCR(光學字符識別)的前景感到激動。在識別車輛牌照方面,這種技術已經被證明是非常有用的。懷廷說道,下一個步驟是讀取紙牌,自動評估玩家的策略和技巧水平。在未來,可能這種攝像頭將可在無需操作者乾預的情況下就能識別算牌器及其他優勢。

更多百家樂相關文章:

我們的姐妹站娛樂城資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